连云港牙医费用社区

86岁老人深夜拾荒资助大学生,背后原因令人动容

咪咪笑2018-06-21 19:51:54

每天晚上11点,86岁的王坤森都会戴上手套、带上钩子、推着三轮车,出门拾荒,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有时,他一晚可以捡满两车废品,有时,捡了一晚上的废品还卖不到10元。空瓶子要装满6、7只编织袋,才能卖10元。

这种点点滴滴的积累下,王坤森以每年5000元的“承诺”,资助了一名困难大学生四年。在去年,他又开始资助起了另外两名困难大学生。

尽管每个月都有着6000多元的退休金,但他仍然坚持用拾荒捡废品换来的钱资助困难学生,他解释说,要帮助人家,就要拿自己的心去帮助他们。

浙江杭州潮鸣街道刀茅巷社区的一个小院里,王坤森利用院子的一个角落,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小棚,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他拾荒捡来的“垃圾”——“坏空调”、“坏电脑”、“坏风扇”等等。

“更多的还是捡饮料瓶和纸箱子。”王坤森介绍说,以前只不过是看到顺手就捡起来,一两个月才捡一大包。而现在,为了能够让自己承诺每年5000元资助大学生的“任务”达成,每天他都要出门捡两大包。

五年七个多月,无论是八月十五,还是大年初一,每到深夜,身躯有些佝偻的他都会骑着他80元买来的破三轮车,行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翻捡垃圾箱里的废品。“只有一天我没有去,那天我哥哥‘走了’,我去上海送他。”

▌曾经的“小康家庭”

1932年出生的王坤森,是余杭临平人。尽管已经86岁,但他仍然思路清晰、声音洪亮。

“我是一个苦难的孩子。”王坤森回忆说,在1907年,杭州的闸口火车站刚刚开通运营时,他的父亲就在铁路上工作了。由于父亲铁路上的工资收入稳定,加上母亲非常勤劳能够操持家务,所以,家里最初的生活条件还是很不错的。随后,父亲被调到了临平火车站,一家人便来到了临平,并在当地买了田地和房子。

他说,他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加上父母一家六口人,“按照现在的说法,应该算是‘小康家庭’了。”但是,这种“小康”的生活,并没有给王坤森留下太多的记忆。他的回忆中,始终都围绕的“苦难”。

1937年,在王坤森5岁时,卢沟桥事变发生,曾经的生活就此终结,也正式进入到了王坤森的“苦难记忆”之中。

▌因战争“家破人亡”,一毛钱坏花生当一天伙食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铁路工作人员都疏散了。”王坤森说,一家人随着父亲回到了浙江省上虞的老家避难。一家六口人再也没有工资收入,生活也很快就维持不下去了。

“1939年的春天,王坤森的母亲得了伤寒症。不到两个月就去世了,整个家都垮了下来。

短短一年的时间,家里的田地卖了、房子只剩下了三间小房。大姐离家出走,二姐留在了上虞老家,跟着祖母一起生活。12岁的哥哥被迫到镶牙铺当了一名学徒。

“家里就剩下了我跟父亲两个。因为战争,最终家破人亡。”王坤森说。

王坤森回忆,当年他和父亲都没有钱买粮食吃,他们只能在临平的街上,花上一毛钱,买那种炒坏了没人买的花生,就算是俩人一天的伙食。

“那时候实在没办法过下去了,我父亲就叫我到街上捡烟屁股。捡回来之后,我父亲就用买到烟丝制成一支支香烟。价格比烟丝贵一点,但是比包装精致的香烟要便宜一些,我们那时候一包烟能够卖两毛多钱,就这样我们来维持生活。”

▌12岁才上小学,在部队什么苦都吃过

王坤森说,当慢慢攒了一点钱之后,他父亲就开始做点小生意。

“这样子慢慢有点钱了,父亲才想着让我上学了。”他告诉记者,他是12岁才开始上学,而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没有读过书,他们都是文盲。“他们是文盲。我自己那么晚才去读书,我知道没有书读的苦啊。”

1949年,王坤森小学毕业,并考上了杭州七中。在初一时,他也加入了共青团。1949年底,浙江省军区招机要员,共青团杭州市委推荐王坤森前去报到。

1950年元旦之后,王坤森正式入伍了。他说,在浙江省军区机要大队,他学习了社会发展史、中国共产党党史,毛泽东思想等,也奠定了他的革命人生观和价值观。“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

他说,在部队的这么多年,他什么苦都吃过了,所以,现在的一些苦根本算不上什么。“有人问我说冬天那么冷还出去捡废品,多辛苦啊。”王坤森笑着说,他说,在东北的时候零下40摄氏度的时候也有,零下25摄氏度是常态,杭州再冷也就零下10摄氏度左右吧。

▌被“大眼睛”感动

1978年,由王坤森则从部队转业,来到了浙江医科大学(现为浙江大学医学院)工作,从事国防教育。15年教书生涯里,大多数浙医大的学生都听过他的国防教育课,因生活困难交不起饭钱、学杂费而得到他的帮助的学生有好几百人。

1993年退休以后,王坤森依然通过各种方式去资助困难学生。

回忆起资助困难学生的原因,王坤森说,当时他记得有一次在看报纸的时候,看到了一双“大眼睛”。当时,一张主题为“我要上学”的照片曾引发外界对于农村失学儿童的关注。这张照片后来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选为希望工程宣传标识,时年8岁的安徽金寨女孩苏明娟,由此成为全国人民熟知的“大眼睛女孩”。

“这个事情对我启发很大,感触很深。”王坤森告诉记者,他想到自己小时候没有书读,而自己的哥哥姐姐又都是文盲,并且到了死也都是文盲。所以,对于这些孩子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事情,帮助他们上学。

▌拾荒资助困难学生:生命不息,助学不止

每晚的十点钟左右,王坤森就会蹬着他那辆破旧的小三轮车,穿梭在杭州的街头小巷,翻找了垃圾桶里的废品。

作为一名大学的退休教师,王坤森每个月的退休金有6000多元。他说,很多人可能也会想到,只要把退休金的二十分之一拿出来,每个月拿出三四百元,每天晚上就不用出去捡废品了。何必又苦又脏的捡垃圾呢?

“不是的,我要帮助人家,我要拿自己的心去帮助她,这才是真正的爱心。”他解释说,他拿的退休金,是给他养老的,他不能拿国家的钱去帮助人家,那就没意思了。他觉得,既然帮助别人,就要真心实意、实实在在地帮助人家。

如今,王坤森已经86岁高龄,他说,有很多人包括家人和朋友都劝他不要再去捡废品资助大学生了,这样做到什么时候才是完?“生命不息,助学不止。”王坤森回答说。

▌“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去年1月,曾经受助于王坤森的第一位学生徐玲玲,在就业之后也给老人寄来了一封感谢信。信中说,她已经找到了工作,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爷爷,我一直记着您的话,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在工作岗位上,我坚持每天早早的到达办公室,关心学生的身体情况,帮助学生巩固知识,我希望自己所做的努力可以帮助孩子们学到更多知识。”信中如是说道。

对于王坤森的资助,徐玲玲说,自己非常幸运,“在大学期间,您的资助让我够吃够用,我能够专心学习,顺利毕业。实习期间,您也一直关心我,我毕业初期,四处参加招聘考试时,您也不断鼓励我,而现在,我已经顺利走上工作岗位,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关心和支持,而我在工作中,也怀着感恩之心,对待每一个学生,给他们更多的关心和爱。”

王坤森说,此前,第二位受助的学生,曾来到他的家中来感谢他。而他,则是直接现场给了学生500元钱,希望她能够好好学习。“对于资助的学生,我总是告诉他们,在学校表现好,我还会有奖励的。”

王坤森资助困难大学生的消息,也引来了更多人的关注。经常会有慕名而来的市民,前来看望老人,并希望能够通过王坤森也把自己的爱心献给学生。“有的会捐助100元,有的则会捐200元,无论多与少,我都会收下记好,这些都是给孩子的,我都会一分不少地转交给孩子。”

每年三四月份的春天,王坤森会种上几十盆鲜花,大多是锦葵。每当鲜花开得绚烂的时候,总会有路过的人驻足拍照。王坤森说,这些鲜花都是自己种的,然后义卖给路人,每盆花的价格也都是随意的,有的几十元,有的上百元,每一分钱都会作为资助给孩子上学使用。“五月的四五六这三天,肯定花都会开的,会一直开到十月。”

今年三月,王坤森看着一个个花盆中的种子生根发芽,直到抽出了绿叶,他笑着说,等到了五月份鲜花开满,“那时候,我的爱心花市就开始卖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