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牙医费用社区

小小说 | 虎口拔牙

NEW阅客2018-06-22 07:56:10


虎口拔牙

文/吴宏博


城市里有个很大的动物园。园里的动物跟人一样,今天这个会发烧,明天那个会拉稀,动物病了,饲养员就喊老张,因为老张是园里的兽医。

老张从卫校毕业就进了动物园,一干就三十年。说也奇怪,园里的大小动物都被老张瞧遍了,惟独那两只老虎没灾没病过,真不愧是兽中之王。

不过老虎也有麻烦,不知是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原因,这一公一母两只兽王都好几年了竟不主动交配。这可急坏了园里一干人,最后只能人上了!你可别想歪了,这不,今年人工授精成功的母老虎终于产下了一只小虎崽。经过在报纸上动员社会力量的讨论,小虎崽还有了个寓意深刻的名字:归归!至于这个归归有何寓意,改天我找份晚报你自个看看,整个版面都是讨论的话题,这是后话,先不多说了。


一天,饲养员发现断奶不久的归归有些厌食,情绪也很不稳定,就叫了老张来瞧瞧。老张看了半天,怀疑是归归的嘴里有口疮。最后就决定麻醉治疗。

大家把被麻醉枪击中的归归抬到治疗室。闲人都在外面,里面就剩下老张和新来的兽医小展,小展二十多岁,还在实习阶段,只能当老张的助手。老张让小展掰开虎口,小展战战兢兢的说:师傅,我怕!老张笑着说:麻醉了,你怕什么?小展说我打小就胆小,虽然老虎麻醉了,可我没麻醉呀,武松当年之所以不怕虎,就是因为他自个先被酒精麻醉了!老张笑了笑,说,这孩子!老张就自个动手。老张的判断是对的,归归的病因确是在嘴里, 不过不是口疮,是有一截硬骨头扎在了它的上牙龈里,可能是断了奶刚学着进肉食的归归没有经验所致。老张拿起手术钳,轻轻一拔,骨刺就出来了,就在老张准备收钳的一刹那,老张把目光停在了那些明晃晃的虎牙上。老张顿了一下,对小展说:你再去拿两支消炎药,我怕这一支量不够!小展转身出了门。老张迅速又把手术钳伸到昏迷的虎嘴里,钳住最里面的一颗老牙,使劲一拔,一颗带血的虎牙就到了他手里,老张用棉纱擦了擦上面的血,然后装到自己口袋里。

下班回到家,老张拿出那颗虎牙,给老婆炫耀: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老婆一看,说:拿颗破牙干什么,也不嫌脏!”“什么?破牙!这是虎牙,钱多少都买不来的,专门给你泡酒治病!”“这能治我的关节炎?人家不是说虎骨才行吗?”“谁说牙不是骨头了!牙是骨头的延伸,就像骨增生也是骨一样!老婆笑了,在老张的老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过了一阵子,领导让老张给归归做个全面体检,归归是动物园里第一只新生虎。体检完后,老张报告领导:归归比正常虎少一颗老牙!领导说:怎么就少颗牙呢?你研究研究,写份材料!过了几天,老张关于归归少牙的事弄了篇论文,还在一家专业杂志上发表了。老张在论文里得出三点结论:一是他认真追溯了归归的上三代,因该虎种已濒临灭绝,所以归归的父母属严重的近亲繁殖,老张认为归归出现某些退化与此有很大关系;二是因为归归属人工受精所为,人类干预下的生育质量与自然生育质量有很大不同;三是长期圈养的虎已渐渐丧失兽中之王的野性,不用奔跑,不必觅食,它已不担任生物链中任何角色,与圈中猪已无二,牙齿退化自在情理,老张甚至提道:十几年后连那身自然演化的条纹斑虎皮也因失去原有保护色的作用而退化成一张皮或皮也并非危言耸听。

老张论文一出,在圈内引起极大轰动,老张也成了名人。有关部门迅速成立了圈养虎防退化研究会,老张调去当了会长。动物园兽医那摊子自然就交给小展了。

老张离开动物园后不久,发育成熟的归归也人工受精怀上了希望。可惜在生产时,遇上了难产,大出血,小展虽然给及时做了剖腹产,但最终没能保住归归的性命。

圈养虎防退化研究会和动物园的协商下,归归的尸体将用于研究解剖的标本。双方各出一人担当主副刀手,研究会自然是老张,动物园委派的是小展,不用说,主刀手也非老张莫属。

老张回家告诉了婆娘这个好消息,老婆说,这次你可要再捎些好东西回来呀,这样的机会不好碰。老张说:你想要什么?老婆想了想,说:咱孩子不是从小胆小吗?你就把那副虎胆给弄回来,给孩子补补!


老张和小展换好衣服,走进了解剖室。归归的尸体静静地躺在解剖台上,怎么看也不像一只老虎的架子。

解剖到一半时,老张就寻思怎样打发走小展。不料小展却正好内急,给老张说:师傅,你先弄着,我去躺厕所!老张高兴地说:去吧去吧,我也刚好歇歇!看着小展脚刚一离开门口,老张就提锋利的手术刀向归归的胆脏摸去。老张突然大惊:怎么胆脏的部位空空如野,难道它真的退化了!老张再一细看,胆脏竟有人为摘除的痕迹。是谁干的?归归自从出生到死亡,只上过两次手术台,一次是老张拔牙的那回,一次就是小展给做剖腹产的那回,想到这里,老张突然想起了那个打小就胆小的兽医小展。老张明白了!

没了虎胆,老张想,总该带点什么回去吧!老张就提着手术刀在归归的尸体上寻找着……

找着找着,老张就觉得这虎也真该到灭绝的时候了。



               
吴宏博
陕西省作协会员   西北大学作家班学员
1975年出生,陕西富平人,在报刊从事文字编辑多年。迄今已发表文字作品百万余字,并有作品入选多个选集及年度选本,有多篇作品被作为现代文阅读题入选中小学语文试卷;出版有《帮你的梦想插上翅膀》等书;出版有声儿童图书《鞋子开了花》。作品《父爱的高度》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教科版五年级语文上册)。


责任编辑:笑笑  点点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