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抖阴下载

1月7日,周五。

觞洋游戏。

“欢迎大佬莅临指导!”

阮光建刚一走进办公区,就看到两边的觞洋游戏员工们夹道欢迎,热烈鼓掌。

林晚跟叶之舟、王晓宾三个人站在最前面,满脸都写着“求贤若渴”四个大字。

阮光建有点受宠若惊,赶忙说道:“别别别,千万别这么客气。”

“我就是在那边的工作忙完了,过来随便串串门,你们不用管我,不要耽误你们工作。”

林晚微笑道:“不不不,阮大佬你太谦虚了。”

“作为裴总最倚重的原画师,可以说是你的美术赋予了腾达游戏的灵魂,腾达游戏的销量这么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你的功劳!”

“你和裴总,可以说是最佳搭档。现在来觞洋游戏,哪怕只是随便指点指点,肯定也能让我们受益匪浅啊!”

“来,请坐,这是专门给你预留好的工位,觞洋游戏永远欢迎你!”

众人把阮光建领到一个单独的工位上,这个工位是刚刚腾出来的,就在叶之舟的旁边,王晓宾的斜对面。

吐舌搞怪美女飘逸长发清凉背心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阮光建在工位上坐下,把随身携带的手绘板拿出来:“你们这工位……腾达标配啊?”

他来到觞洋游戏,有一种回到腾达的感觉。

办公环境太像了!

不管是宽敞的办公场地、宽广的办公桌、舒服的人体工学椅还是高配电脑和双屏显示器,跟腾达完全是同一标准。

林晚点点头:“是的,觞洋游戏虽然是腾达游戏的子公司,但实际上不分彼此。裴总对所有的员工向来是一视同仁,从不区分三六九等。”

“这边的办公环境其实刚搬过来没几个月,是按照腾达游戏的标准来重新布置的。”

“这种布置,似乎比较容易激发员工们的工作热情。”

激发员工们的工作热情?

嗯,确实,在这种舒服的地方工作确实跟那些憋屈、狭窄的工位上工作,感觉很不相同……

阮光建一边听林晚介绍觞洋游戏的情况,一边打开办公电脑。

还挺好,从腾达游戏到觞洋游戏,无缝衔接,办公环境非常熟悉,完全不需要多余的时间来适应。

“这个就是我们正在研发的游戏,《be quiet》,是一款恐怖题材的游戏,大佬你可以随便玩一下,提提意见。”林晚指了指桌面上的游戏图标。

到目前为止,《be quiet》已经研发到了第二个大版本,进度已然过去一多半。

只是距离真正的上线发售,还有一定的距离。

单纯的功能开发是很快的,但一款游戏要熬到正式发售,还要对各种玩法和细节进行反复的微调、修复大量的bug,后期这些细微之处的工作同样不容忽视。

一听到恐怖题材,阮光建脸色一变,连忙摆手:“恐怖游戏?不行不行,我这个人最怕恐怖题材的东西了!”

“早知道你们现在开发的项目是恐怖游戏,我就不过来了!”

“像什么《午夜电话》、《异虫》、《电锯狂人》、《鬼影森森》、《复活之夜》、《灵闪》、《鬼魂实录》、《怨咒》……这些我看完了都吓得要死的!”

林晚整个人尬住,头上缓缓地飘出一个问号。

哈?

最怕恐怖题材,结果这些经典的恐怖电影一个没落下,全都看过?

林晚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她想了想,说道:“没事,我们的游戏现在还在研发阶段,一点都不恐怖的。”

“一点都不恐怖?”阮光建说着,勉为其难地点开了《be quiet》的图标,“那我就勉强稍微玩一下吧。”

林晚点点头:“好的,您慢慢体验,有什么意见的话,跟我说也行,跟叶之舟说也行。”

阮光建戴起耳机,很快进入到游戏中。

林晚偷偷地拉过叶之舟,低声叮嘱道:“看好大佬,他说自己胆子小,千万别把他给吓着了。随时关注,明白吗?”

叶之舟点点头:“放心吧,交给我。”

俩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旁边的阮光建“啊”的一下,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叫。

进入游戏的时候,屏幕上是一个动态的游戏场景。

疯人村落中,夜幕笼罩,淡蓝色的诡异火焰燃烧着,映照出一个牙齿和眼睛都布满血丝的疯人村民,此时他正在淡蓝色的诡异火焰旁边,挥舞着砍刀,劈砍着什么东西。

光线很暗,隐约能看到劈砍的东西在不断地溅出暗红色的血迹。

在载入完毕时,整个场景会突然地暗下去一些,而一直在淡蓝色火焰旁边劈砍某物的疯人村民则是会突然起身走出屏幕之外。

而后,在玩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这个疯人村民的脸会突然从屏幕右侧探出头来,超近距离地出现在玩家的视野中,发出一阵病态的、张狂的狞笑,而后手中带血的柴刀对着镜头猛地砍下!

伴随着尖叫声,屏幕上会迅速被鲜血覆盖,然后出现游戏的标题,之后才正式进入游戏。

阮光建刚才就是被这一幕给吓到了,整个人差点一蹦,从座位上跳起来。

叶之舟赶忙说道:“没事吧?”

阮光建点点头:“没事没事……啊!”

刚进游戏没多久,又被场景里面一个突然窜过去的小老鼠给吓了一小跳。

叶之舟:“……”

突然对阮大佬能否顺利体验完游戏全程并提出相应的美术修改意见产生了怀疑……

他想了想,建议道:“大佬,要不你还是直接看美术资源吧,包括原画、建模这些,直接看这些,惊吓程度应该还好。”

阮光建摇了摇头:“那肯定不行!”

“从概念到原画,再到建模、场景,每一个步骤,概念都会有所改变。比如,从原画到建模,原画师的思想会被曲解一部分,而建模师会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

“哪怕再怎么努力,这种情况也很难完全避免。”

“所以,得看到游戏中实际的场景,我才能感受到整个美术氛围中不太和谐的地方,并做出针对性的修改。”

“你放心吧,我还行,还行。”

看着大佬被连吓两次还如此坚持着要体验游戏,叶之舟不由得有些感动。

看看,什么叫做职业精神!

大佬明明就对恐怖题材很敏感,此时却在为了让游戏变得更好而努力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这种精神,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

没过多久,阮光建的一惊一乍就充斥了觞洋游戏的办公区,就连在总监办公室的林晚,都能隐约听到。

只是众人却丝毫没有任何偷笑的想法,反而对阮光建更加敬佩。

都吓成这样了还在坚持,这是真爱啊!

只能说,大佬的成功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仅仅是这种百折不挠的毅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而坐在阮光建旁边的叶之舟,则是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小骄傲的情绪。

我们游戏,恐怖效果这么好呢?

其实之前叶之舟对于这游戏的恐怖效果到底如何,根本没底。

这是觞洋游戏第一次做恐怖游戏,设计组的众人虽然也突击玩了很长时间的恐怖游戏,林晚等人也到鬼屋取材,但经验上终究还是有些不足。

而且,这游戏的主要玩法是联网的,靠的是“人吓人”,而不是用设定好流程、机关来吓人。

可现在游戏根本没开始测试,里面没有玩家,全都是ai,这吓人程度肯定要打个折扣。

再加上尚未完全到位的美术资源、尚未特别完善的游戏玩法和一些小bug,叶之舟觉得这游戏的完成度还远远不够。

可现在,竟然能把阮光建吓成这样,是不是说明这游戏对普通人来说,恐怖效果还不错?

正想着,阮光建退出游戏,摘下了耳机。

叶之舟刚想安慰一番,却发现,阮光建脸色红润、气色绝佳,甚至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亢奋。

叶之舟:“?”

这个情况,是他没想到的。

这还是刚才被一只老鼠就吓得叫了一声的那个人吗?

阮光建态度诚恳的说道:“林总监没骗我,这游戏还真是一点都不恐怖。”

叶之舟:“?”

什么情况,刚才被吓得吱哇乱叫的不是大佬你吗?

叶之舟隐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阮大佬对于恐怖的定义和表现,好像并不统一……

玩之前:不行啊我很害怕恐怖题材的。

玩的过程中:吓得乱叫。

玩之后:嗯,确实不怎么吓人。

而且,给人的感觉是,他并不是在嘴硬,反而是发自真心的想法。

叶之舟赶忙拿出小本子:“那大佬你说说你的看法。”

阮光建的精神状态很好,完全不像是刚刚受过惊吓的样子,反而还有些小兴奋。

“我觉得,这游戏的玩法,差不多到位了,但是呢,就是缺少那种对细节和氛围的营造。”

“就是通过这些小的细节,增加恐怖的气氛,让玩家更容易获得代入感。恐怖这种题材怎么能做好?关键就是看细节!”

“就比如说,游戏开头那一幕我就特别喜欢!”

“我一般会用自己尖叫的分贝数和频率来判断一个恐怖题材是否优秀,显然游戏开头那一幕就很不错。”

“但是呢,光是这种内容还是有点少,一些小的方面就没太照顾到。”

“就比如说,可以增加一个设定,当恐怖的东西靠近的时候,玩家就会听到自己心跳的音效,而且距离越近,心跳的频率就越快!”

“这种看似简单的音效,对氛围的烘托会非常有用!”

“再比如,画风可不是越阴暗越好,能见度太低确实会加剧玩家的紧张,但始终在这种能见度过低的环境下玩,玩家会觉得很压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想退出游戏休息。”

“所以,限制玩家视野有个度,既不能太亮也不能太暗……说可能说不清楚,我给你找张图,你看看这个效果怎么样。”

“再比如,就是一些小细节。现在游戏中虽然也有一些吓人的机制,但是都比较大,缺乏小的机制。什么是小的机制呢?就比如很奇怪的风吹草动、桌上的物体缓慢移动、某块玻璃上不经意间出现了一个血手印……”

“这种小的吓人机制,可能有一部分人看不到,但是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看到了之后,效果可能会比那些突然蹦出来的怪物还要更吓人……”

“这种也不难做,关键是要有耐心……”

阮光建说个不停,叶之舟飞快地在小本子上记录。

叶之舟在记录的同时,脑海中就只有一个想法。

“这叫‘比较害怕恐怖题材’?”

“阮大佬对自己的认知,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他也就只是在体验恐怖游戏的时候经常尖叫而已,可实际上,对恐怖题材的耐受程度,比一般人要强太多了……”

Tagged: